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发布 / 工作动态

横断之水天上来

2022-06-22 来源:甘孜日报 访问量:0 【字体: 【打印文本】 分享到:

四川省内最大水库电站——雅砻江两河口水电站。本网资料图

理塘县禾尼乡骡子沟高效节水灌溉项目。叶强平 龙伟 摄

碧水环绕的甘孜县白塔公园。本网记者 张兵 摄

山呼海啸,天崩地裂。

亿万年前,随着雷鸣般的巨响,黑云如怪兽狂奔,岩浆如火焰朝天喷射,乱石穿空,海潮倒退……地球板块剧烈碰撞、挤压,青藏高原不断隆起,巨大的褶皱山系的横断山脉最终形成。

作为横断山脉的重要组成部分,面积达15.3万平方公里的甘孜藏族自治州,是长江黄河上游重要水源涵养地和“中华水塔”重要组成部分,“两江一河”润泽着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放眼望去,青山伴绿水、牛羊满山跑、清洁能源丰、旅游景点热……一派欣欣向荣的美好图景背后彰显的是民族团结一家亲、生态保护成效好、产业发展潜力足,让“大横断”这张名片书写得更加铮亮。

以水为媒,点亮金山银山

在甘孜,横断山脉在东西转向南北走向的同时,各个山脉间的空间被压力急剧压缩,容纳下了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两江一河”近乎南北平行而不交汇的河流,汹涌湍急,支流甚多,因此我州是国家“西电东送”的重要能源基地,清洁能源技术可开发量高达1亿千瓦时。

3月18日,我国海拔最高的百万千瓦级水电站——雅砻江两河口水电站最后一台机组完成72小时试运行,正式投入商业运行。至此,两河口水电站6台50万千瓦机组全部投产发电。

雅砻江流域是我国第三大水电基地,拥有高坝大库的两河口水电站是雅砻江流域清洁能源基地重要组成部分,电站全部投产后,通过两河口等梯级水电站的优化调度和快速调节,可以将随机波动的风电、光伏发电调整为平滑、稳定的优质电力,借助水电外送通道打捆送出,有效破解风能、太阳能开发和消纳难题,实现雅砻江流域水风光清洁能源协同开发和优势互补。同时,对缓解四川电网“丰余枯缺”矛盾,促进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和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截至目前,我州建成水电站212座,累计装机1553万千瓦,占技术可开发量4130万千瓦的37.6%,约占四川省水电开发总量的17.4%;水电装机占全州发电总装机容量1590万千瓦的97.7%。到2026年,全州将新增水电装机500万千瓦以上,水电装机将超1700万千瓦,位居四川省前列。2021年,全州电力外送能力已经达到990万千瓦,省网统调电量1870亿千瓦时。

甘孜不仅水能资源富集,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资源也同样十分丰富,是四川太阳能最丰富的地区,也是全国高太阳能地区之一,理论蕴藏量超过1亿千瓦,规划技术可开发量约5395万千瓦,约占全省的67%;风能资源理论蕴藏量超过1000万千瓦,规划技术可开发装机约143万千瓦,约占全省的10%;同时,高温地热是全省地热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也是全国地热资源富集区域。

中国锂资源在全球排名靠前,甘孜州的甲基卡锂辉石矿区更是国内现有探明储量最大的伟晶岩型锂辉石矿区。近年来,甘孜分别与成都、眉山等地合作共建飞地园区,结合甘孜资源优势实现功能互补。其中,甘眉工业园区已成为全国涉藏飞地园区中经济总量最大的园区,园区成功引进宁德时代、四川锦源晟、天华时代等高端优质项目,聚焦锂电、光伏等新能源新材料领域快速发展,有望成为全球最大锂盐生产基地,预计2025年产值将达到1000亿元以上。

2021年11月22日,四川省“十四五”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规划出炉,甘孜州被布局为全省清洁能源循环经济基地。清洁能源作为绿色低碳能源,对改善能源结构、保护生态环境、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具有重要意义。从水电资源大州到水电产业大州,再到全国全省重要清洁能源基地,甘孜动能十足,一路澎湃。

绿水青山,注入文旅发展强动力

甘孜,是一片风光绝美的土地,贡嘎山冰川交汇,木格措水天一色,塔公草原草青地阔,丹巴藏寨碉楼厚重古朴,亚丁瑰奇的仙乃日峰、央迈勇峰、牛奶海、杜鹃坪……数不尽的上苍馈赠,引得游客纷至沓来;

甘孜,是一片神秘的土地。皮洛遗址石破天惊,稻城天文考古公园破译宇宙密码,德格印经院演绎中国“最后的刻版印刷活化石”,茶马古道、唐蕃古道、藏彝走廊述说各民族大融合,更有宇宙情歌《康定情歌》传唱至今……厚重的历史文化,无不闪耀着绚丽夺目的光彩;

甘孜,是一片红色的土地。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途经这里,穿林海、爬雪山、过草地、飞夺泸定桥;十八军战士进藏途经这里,开山劈石、修路筑桥,变天堑为通途,战天斗地谱写了“两路”精神……甘孜的山山水水,留下了众多革命遗迹和红色景点,留下了英雄们不朽的传奇,给甘孜人民带来幸福和力量。

近年来,甘孜坚持绿色发展,大力发展以旅游业为先导的优势支柱产业,引来文化“活水”,浇灌旅游之花,大力推进“旅游+”“+旅游”,构建现代旅游产业体系,推进全域旅游高质量发展,探索创新满足人民高品质旅游需求的甘孜全域旅游发展新模式,加力建成国际生态文化旅游目的地,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强劲动力。2015年,甘孜接待游客首次突破1000万人次,达1076.18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首次突破100亿元,达107.5亿元。2021年,甘孜接待游客350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385亿元,分别是2016年的2.6倍、2.9倍。全域旅游跨越发展,新增A级景区90个,总量跃居全省第一。建成天府旅游名县2个,新增省级生态旅游示范区、全域旅游示范区、旅游度假区7个。建成州级文化产业园4个。甘孜州荣获国家旅游年度臻选全域旅游目的地。加快打造国际生态文化旅游目的地,甘孜州潜力无限,一路生花。

水洁冰清,浇灌现代高原特色农牧业

进入五月以后,地处横断山脉、海拔近5000米的理塘县阿加沟,冬虫夏草菌丝感知到温暖,从蝙蝠蛾幼虫的头部“嗖”的一下长出来,冒出深褐色的草头,与爬冰卧雪、远道而来的采集虫草的农牧民如约而至,成为农牧民收入的一部分。

由于横断山脉复杂多变的气候,严重制约了甘孜州农牧业发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采集虫草和松茸都是当地农牧民主要收入来源之一。近年来,随着甘孜州现代高原特色农牧业的有效实施,不仅拉长了产业链条,提升农畜产品附加值,更让众多农牧民从艰辛的虫草和松茸采集人变身为职业产业工人。

在阿加沟山下的藏坝乡牦牛产业园区,牧民洛泽仁身着整洁的工装,开着自动撒料车为圈舍牦牛补充饲料,“园区生活条件好,收入也有保障,不用风餐露宿上山采集虫草了。”

同样,在甘孜州北部地区,被称为“康北粮仓”的甘孜县天气开始变得温暖湿润,路边一望无垠的青稞田贪婪地享受着最干净的空气、最清澈的甘泉和最灿烂的阳光,将山野间铺成绿色绸缎。千百年来,这种既耐寒又耐贫瘠的粮食作物,是高寒地区各族群众的重要主食。

走进青稞田旁边的格萨尔青稞产业园,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炒青稞香气,智能化的生产车间中,粒粒饱满的青稞经过炒制、配料、打粉、成型、烘烤等工序,变身各种口味的青稞饼干,再通过现代化物流进入全国各地市场。

青稞产业园区内,当地村民友西正和工友们有说有笑地从厂区走到打卡点准备打卡下班。友西是当地土生土长的藏族姑娘,漂亮高挑,在产业园区内,负责藏语解说。“除社保外,一个月能拿到近4000元的工资,每周还有一天休息日,我的朋友们经常给我开玩笑说我是‘高原白领’。”说起自己的工作,友西一脸灿烂。

像友西这样在园区里工作的“高原白领”还有130余名,待园区二期开放后,还将扩招500余名正式员工。

平均海拔4000米的石渠县,在高原特色现代农牧业的加持下,一座集农业畜牧产业融合发展、种养结合循环生产、休闲观光旅游、助农增收脱贫等为一体的产业园区——石渠县蔬菜现代农业园区应运而生。在洛须镇,上百栋连片的智能冬暖式大棚和连栋式大棚成为了高原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西葫芦、辣椒、小番茄、青椒、茄子等各式各样的应季蔬菜水果在大棚内蓬勃生长。

石渠县蔬菜现代农业园区建成后,不仅解决了当地群众吃蔬菜难的问题,所产产品还销往甘孜州内以及相邻的省外市场,成为远近闻名的高原蔬菜产地,2022年1月12日,石渠县蔬菜现代农业园区入选为四川省四星级现代农业园区。

产业多元化,培育乡村发展新动能。地处甘孜州最南端的得荣县,依托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带大力发展酿酒葡萄产业,着力构建“世界高山知名葡萄酒生产基地”。截至目前,该县已在日雨、瓦卡、古学等乡镇推广种植酿酒葡萄5260余亩,辐射带动农户1968户。同时培育出太阳魂、神川红、舞韵金沙等8家葡萄酒生产加工公司,实现了酿酒葡萄产业生态化、标准化、特色化、品牌化发展。2020年7月,得荣县酿酒葡萄农业标准化还被列入省级农业标准化示范项目。

截至2021年,甘孜州高标准农田达到35.1万亩,建成冬春蔬菜保供基地和生猪规模化养殖场31个,粮食产量14年连增。建成“三个百公里”绿色生态产业带、“两个百万亩”现代农林产业基地308万亩。建成现代农林产业园区27个,引进培育龙头企业61家,建成省级农民合作示范社60个、州级示范社147个。登记认证“三品一标”产品228个。国家级牦牛产业集群加快建设。中藏药材加工能力达300吨,中藏药业总产值达到63亿元。

农牧业发达、农牧区繁荣、农牧民富裕,现代高原特色农牧业的魅力如同跳跃的音符在甘孜这片热土上尽情绽放,在打造现代高原特色农牧业基地的前进路上,甘孜州步履坚定,一路欢歌。




责任编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